欢迎访问亚当新闻网
你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新闻正文

超3.7亿资金未如期兑付 钱都金服供应链融资频踩雷

时间: 2019-09-14 19:45:52 | 来源: 国际金融报 | 阅读: 146次

“于9月10日到期的钱都盈1809011因借款人原因不能及时还款,我公司正在积极处理,特此告知。”项钱(化名)收到钱都金服近日发布的这份“意料之中”的逾期通告时,并没有很激烈的情绪。

据投资人统计,钱都金服超过3.7亿元资金未如期兑付,涉及几千人。一位年纪稍长的投资人表示,并不了解钱都金服,是看《钱江晚报》上的“文章”,才买了自称“浙报集团互联网理财平台”、“国资背景”的钱都金服产品。

记者了解到,逾期的主要是“水产城”、“天夏智慧”和“信威集团”项目,逾期原因主要是“借款人资金紧张”,目前“水产城”、“天夏智慧”两个项目已经进入司法程序,有小部分逾期款已经兑付一定比例的本息。

1

多个项目逾期

官网显示,浙江钱都信息服务有限公司(钱都金服)成立于2016年11月28日,4月11日正式上线。截至2018年12月31日,钱都金服累计借贷总额28.3亿元,借贷余额6.27亿元,逾期金额1.26亿元,逾期笔数2098笔。

天眼查信息显示,钱都金服股东是杭州云蝶加速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浙报传媒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浙江融达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和浙江文创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持股比例分别为35%、30%、20%和15%。

其中,浙报传媒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是浙江日报报业集团(下称“浙报集团”)全资子公司,浙江文创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大股东为浙报传媒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持股30%)。浙江融达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大股东中国东方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持股45%)是财政部下属企业。

因此,在《钱江晚报》的推广文章中将钱都金服描述为“由浙报集团和东方资产强强联手打造的互联网投资理财平台,国资背景、股东强势、资产优质、专业稳健”。

其实,早在2018年11月13日,钱都金服就曾公告“水产城”项目逾期,涉及“钱都盈”30个标的,本息金额9999万元,653位出借人。钱都金服表示,在产品到期后,舟可供应链服务有限公司(下称“舟可公司”)未按约定对产品履行回购义务,舟山水产品中心批发市场有限责任公司(下称“水产城”)未按《中华人民共和国票据法》规定履行到期兑付责任,导致产品不能按期兑付。

随后的2019年1月21日,“天夏智慧”项目也告逾期,涉及到“钱都来”和“新手标”50个标的,本息金额5143.641628万元,剩余本息额4423.5318万元。2019年6月5日,钱都金服再次披露“天夏智慧”项目,1.48亿元本金和932.52万元利息逾期,涉及“钱都盈”184个标的。

此外,钱都金服还陆续披露了“宁波万泰”项目25个“钱都稳”标的逾期5193.118万元,“信威集团”项目50个“钱都盈”标的合计逾期5253.48万元(其中,2019年4月17日披露20个标的,2079.65万元本息逾期;2019年7月17日再次披露30个标的,3173.83万元本息逾期)。

据悉,逾期产品大多基于贸易往来,由出票人出具商票给收票人,收票人通过转让应收账款收益权的方式作为产品发行人,通过温州金融资产交易中心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温金中心”)备案,并在钱都金服平台募集资金。募集款划付至温金中心,由温金中心划款给收票人。收票人承诺产品到期日全额回购该产品。

2

为何频繁踩雷

对于各项目陆续逾期,钱都金服把责任都推给了别人。钱都金服表示,“水产城”项目逾期是因为舟可公司不回购,水产城不兑付;“天夏智慧”项目逾期是因为“借款人营业收入不足以偿还借款,上市公司流动资金不足”;“宁波万泰”项目逾期是因为工程验收延期;“信威集团”项目逾期是因为“资金紧张”或“在重组”。

然而,投资人并不买账。记者通过和多位投资人长时间的沟通后了解到,投资人对钱都金服集中踩雷有几大质疑。首先质疑钱都金服的风控,认为钱都金服选择项目没有分散风险,且天夏智慧、信威集团早已诉讼缠身。

依据钱都金服披露信息,“天夏智慧”项目核心企业为上市公司天夏智慧城市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天夏智慧,000662.SZ),该产品为借款人应收款转让为基础,上市公司的供应链资产形成的保理资产质押提供担保。

投资人提供给记者的“天夏智慧”项目某标的对应商票显示,出票人和承保人都是天夏智慧,收票人为上海一江经贸有限公司。随后,上海一江经贸有限公司将权益转让给上海连行贸易有限公司,上海连行贸易有限公司又将权益转给银桥商业保理有限公司,银桥商业保理有限公司又将权益质押给杭州昀迪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此外,投资人梳理了“天夏智慧”项目148个逾期标的发现,多家收票人疑似空壳。投资人认为,通过这么复杂的转让和质押,再加上钱都金服很不透明的信息,让人摸不透底层资产,其实是为了规避相关规定,涉嫌大金额项目违规拆分成小金额项目。2016年8月,银监会(现银保监会)等多部门下发的《P2P网贷暂行办法》中曾明确提出,“同一法人在同一P2P平台借款不得超过100万元”。

记者了解到,天夏智慧面临买卖合同纠纷、票据纠纷、民间借贷纠纷等多起纠纷,公司及控股子公司的多项资产亦因诉讼被冻结,并被深交所关注。2019年8月中旬,天夏智慧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财报显示,2019年上半年度,天夏智慧营收和净利同比分别减少36.92%、47.96%。

除了质疑钱都金服风控能力,投资人还指出,钱都金服大打“浙报集团互联网理财平台”、“国企背景”旗号,涉嫌误导性宣传,项目接连出问题后,各方都未积极应对。依据钱都金服副总经理陈某和投资人的微信聊天记录,陈某表示,股东不愿意承担责任,目前还没有办法。

9月12日,记者通过电话联系了钱都金服客服、总经理蒋某、副总经理陈某以及钱都金服相关股东,试图了解目前逾期金额、集中踩雷的原因。钱都金服客服表示,逾期金额仅对投资人披露,其他没有权限回复。钱都金服总经理蒋某及副总经理陈某都以“需向领导请示”为由拒不回应。

投资人也不清楚具体情况,因此有投资人到浙江信访局投诉浙报集团,浙报集团于2019年9月9日通过信访平台回复投资人。浙报集团表示,浙报集团下属子公司参股30%,《钱江晚报》曾为钱都金服做了少量信息引流工作,一直在不断督促钱都金服团队尽快追诉逾期企业,对逾期产品给出还款计划。

浙报集团指出,目前,部分清退工作已取得积极进展,部分逾期项目已进入相关诉讼程序。浙报控股集团(浙报集团子公司)作为该公司(钱都金服)财务投资人,将依法履行股东责任。

3

陷入诉讼拉锯战

逾期发生后,钱都金服确实也采取了一些手段。对于“水产城”项目,钱都金服表示,已委托律师事务所向两家公司发出律师函,要求履行相关兑付责任和还款义务,尽快提供详细和切实可行的还款计划,尽全力通过法律途径来保障和维护出借人的合法权益。

对于“天夏智慧”项目,钱都金服一方面准备诉讼,一方面要求天夏智慧控股股东锦州恒越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恒越投资”)出具还款承诺书。承诺书显示,原本在2018年12月5日到期的5000万元借款由于2018年底经济环境恶劣而逾期。恒越投资承诺:2019年2月27日还款1500万元,3月26日再还款1500万元,4月25日结清所有本金和利息。

对于“宁波万泰”和“信威集团”项目,钱都金服也都让相关方出具了确认书或者承诺函。“宁波万泰”项目付款方为宁波市奉化区惠业建设有限公司及宁波市奉化区城市建设投资有限公司,宁波市奉化区惠业建设有限公司对第二期工程回购款出具了《确认书》,确认在2019年6月23日前支付工程款89851489元,宁波市奉化区惠业建设有限公司及宁波市奉化区城市建设投资有限公司出具了《确认书》,确认将其中5000万元工程款在2019年6月23日前划入钱都金服指定账户。

对于2000万元逾期,北京信威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信威集团)承诺在2019年10月15日前兑付2000万元及支付2019年4月18日起至实际还款之日期间的利息。对于3000万元逾期,2020年1月15日前兑付本金3000万元及支付其对应2019年7月18日至实际还款之日期间的利息。

不过,记者了解到,恒越投资的承诺并未如期兑现。截至2019年9月12日,上述5000万元逾期款仍未兑付完,目前仅兑付了本息的14%。投资人表示,“是忽悠人拖时间的”。

另外,水产城和天夏智慧的项目陷入诉讼拉锯战。2019年6月5日,钱都金服披露“水产城”项目庭审情况。原告杭州昀迪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昀迪资产”)与被告舟山水产品中心批发市场有限责任公司(水产城)就票据纠纷一案,于2019年6月4日在舟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合议庭开庭。

昀迪资产请求判令水产城支付票据金额1000万元和利息64.04万元(暂从2018年11月8日起计算至2018年12月31日,此后继续按照人民银行规定的利率支付至被告实际付清之日)。

水产城抗辩称,本案票据原告没有支付对价;水产城与舟可公司的基础关系不存在,被告已经解除合同申请仲裁;舟可公司在债权到期后归还过部分款项,且本来债权也不是1000万元,原告不能主张1000万元;要求追加舟可公司为第三人;保全财产过高要求解封部分财产,要求驳回全部诉请。

昀迪资产反驳称,票据具有流通性和无因性;票据法明确规定出票人不得因与前手之间的纠纷而对抗持票人;票据法只是要求对价,没有要求唯一、明确对应的对价,本案舟可公司已获得对价;质权人的质权实现时,行使的是全部汇票权利,与基础债权金额无关。

据悉,庭审过程中,法院除拒绝水产城要求追加舟可公司为第三人及解封部分财产要求的全部诉请抗辩意见,并希望水产城在十日内出具调解方案。当天,庭审流程结束,法院未当庭宣判,将会择期宣判。

此外,钱都金服于2019年9月6日向“天夏智慧”投资发布公告称,“本周我司代理律师联系中院法官,被告知法院将依职权将本案移送至广西壮族自治区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管辖,移送管辖裁定预计将于本周作出,目前需要等待案件移送。”

记者 于凡

新闻标题: 超3.7亿资金未如期兑付 钱都金服供应链融资频踩雷
新闻地址: http://www.yadvip.com/finance/1135118.html
新闻标签:兑付  供应链  融资
Top